91麻豆传媒18集在线

烟草,在嗜好它的时候,却同时在妨害他人的!

为此,张静涛以前一向很欣赏某些不卖烟草的连锁超市的理念,比如家,因他对各国人都并不反感。

国界,是利益集团的文化造就的,而非百姓造就的。

一直还来人类文明的祖地寒山寺烧香的‘国际友人’从来不少。

张静涛向来只看人们的处事态度,不管这样的超市是什么国籍的商人开的,至少以他们的实力,要办理烟草证毫无问题,但是,他们就是愿意牺牲这一块利润,不卖烟。

而开过小超市的都知道,烟草,绝对是生意中的一块大头。

这便对得起在国内赚钱。

若哪日家卖烟了,他当然就不会再欣赏这家店了。

总之,张静涛的定位很清楚,贵族不管大小,就是他的主顾。

至于平民,好意思赚他们的钱么?对平民,青阳商会只提供服务,主要是超市和快送,目标,要啥有啥。

为人民服务啊。

啥?这模式一定发财?

果子才是最可爱

俗,特俗,为人民服务发什么财?

再看架子上的另一套套皮甲,看似就有些年头了,还是非卖品,上面标准着古董二字。

当年周武王就是穿了这件皮甲,吸引了一代妖姬妲己的目光的。

不信?看到那狐狸毛了没?

当然,说妲己是狐狸精变的,自然是假的,但妲己家就是做狐狸生意的,这一束狐狸尾巴就是妲己送给周武王的。

什么?周武王没和妲己勾搭过?

靠!这你就不知道了,其实,周武王正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才做了叛贼的。

后来妲己躲在周武王那里,改了个名字,叫周公旦,你能相信么?竟然扮作了男装。

也不信?

切,告诉你,周公旦最后葬在了东都洛阳,旦者,日之法度,正合东宫昭宫的含义,是华夏贵妃,作为叛贼的周武王都没资格和她葬在一起的。

而这样的古董,在店里还有很多,比如那块姜子牙用过的砚台,那只石叽娘娘做的太湖石镇纸,又如那把纣王用过的王者之剑,无锋却能镇天下。

张静涛坚信,这些宝贝会受到贵族的吹捧,因为它们可以使得商变成了真的一样,来逆破丝伦。

至于这是不是古董,人们都说是,那就是。

而张静涛会这么做,是因为在赵国,封建玩意已经极多了,再多这么一点也无所谓,不如把神话当真的,以后人们听到这些故事,觉得实在太假,或者还会质疑一下。

要在门阀混,不玩一下文化,怎么可能得到诸侯支持?

只是,张静涛玩的比较调皮而已。

就如第一个想出逆书的人,张静涛毫无怀疑,这人是故意调皮,弄出了逆文来,以便于后人对照文字本身的笔画,发现那都是顺行的之后,会质疑这样的书写方式,质疑逆文之假。

张静涛在店中逛了一圈后,还是很满意的,骆安国和马芳儿的造假以及工艺手艺还真的是不错的。

骆安国特别擅长弄那些华丽俗气的东西,当然,这俗气二字是在清高的艺术家眼里的评价,对于贵族子弟来说,骆安国弄得东西就太合心意了。

马芳儿则的确很有艺术细胞,她不擅长设计整体作品,却很擅长改进局部,往往能给那俗气里加上一点足够艺术家惊艳的惊喜,足够贵族子弟夸耀细节的品味。

看着一张张会员卡办理出去,更重要的是还有一叠叠多乐元换出去,罗刹都笑开了花,因为这第一家武馆张静涛让她占了很大的份额。

而在青阳商会系统中,大家都可用这种多乐元来交易。

此钱由马芳儿出品,印刷技术一流,纸张由马芳儿提供的纸浆配方制成,手感独特,上有二种明码,对钱有质疑的,可以去各处青阳商会查号。

外人会以为,青阳商会有存下对应的号码,但实则,这是二条明码中,其中一条明码,是由另一条明码经过一个公式转化来的。

每个青阳商会都会有核心人员知道这一公式。

其余还有很多别人很难仿造的水印之类,供普通人按照纸张,油彩,明记来对照这是否是真钞,另外则有二十三处暗记对外不公开。

若这样还有人仿冒,那自然只有去严查,追回损失,处死那人以震慑其余人。

对付伪钱,除技术外,靠的从来是规矩震慑。

平时商会人员会非常注意去辨别多乐元的真假,如此,在目前此多乐元只在商会中流行的情况之下,商会也不会被超级大贵族放在眼里的情况之下,这样的钞票技术对付那些民间混混已然足够,杜绝仿冒不成问题。

之后,青阳门的造币技术还会更完善,

张静涛打算在女真人的电力基础上发展电子元件和电子产品。

要知道,华夏女真人不但早会玩交流电,使用的直流电更是十分稳定,又自古玩各种石头,早了解了半导体材料,又因玻璃工艺和拔火罐弄出了灯泡后,也一向了解真空管半导原理,本就有这个条件。

并且女真人中早已有一些电子技术了,比如稳压电路,只是女真人在电话被诸侯破坏后,对电子产品的发展停滞了下来。

因电子产品在则年代除了电话和稳压之外,看上去用处不大。

这种发展,是需要一个契机的。

等一些更高阶的电子产品被弄出来,以及更特别的纸浆配方和油墨的研发,青阳商会必然能弄出更完美的钞票和验钞方式来。

张静涛是学过电子学的,而马芳儿对其余手段却是很精通的,他亦打算把蚕丝弄到纸张里去,一定是别人想不到的,为此,他对此有足够的信心。

这边正高兴,街上一阵喧哗,张静涛老远看去,就见七八个穿着武士服的大汉气焰嚣张往这边来。

张静涛一呆,自己还没开始清剿混混呢,居然有混混找上门来了?

来者不善,今日之事,也绝对不可能善了,否则,不但青阳商会不用开了,甚至连剿黑厅都不用开了。

张静涛立即清晰感受到了这一点。